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作小说 >> 高危职业二师姐 >> 第98章

沈烨等人愣了足足有一炷香那么久, 甚至一如太清峰小队一开始被程洛岑一剑淘汰的时候一般,甚至以为自己是在幻境之中, 久久无法回神。

就这?

就这……?!

沈烨环顾四周了足足三四次, 这才确定自己是真的到了紫渊峰,再去看另一边,却分明不见千崖峰小队的身影, 不免报了几分侥幸:“如果此处不是幻境, 可现在秘境都没了,千崖峰却没有出来!所以……”

“所以什么?”韩峰主起身, 恨铁不成钢地冷哼一声:“所以这就可以掩盖你们被虞兮枝戏耍一遭, 遗憾出局的事情吗?”

沈烨张口结舌:“师、师尊, 我们真的被淘汰了吗?我们还一个灵宝都没拿到呢!”

江重黎和池南都想冲上来捂住他的嘴, 进入此次五峰对战的秘境之前, 他们当然早就去藏书阁翻阅了往年的大致资料。

印象里, 无论输赢,每一次的五峰对战不仅从未如此快就结束过,便是提前出局的小队, 也从未像他们一样真正双手空空过!

江重黎面有赧色, 却还是咬牙问道:“请问为何千崖峰小队还没有出来?我们……分开以后, 究竟发生了什么?”

说好了炼妖丹前见, 当然不是无的放矢。

按照往年记载, 秘境境枢的秘宝被发觉之前, 一定会有山崩地动的动静, 她们分明也身处秘境之中,没可能对这样大的动静毫无反应!

可偏偏,千崖峰小队竟然好似真的瞒天过海, 竟然没有让他们觉察到丝毫!

而且……就算他们真的手有秘法, 能够做到这一点,他们找到炼妖丹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念及至此,江重黎突然微微一顿。

山崩地裂,也不是没有过……

“难道……”她有些不可置信地微微睁大眼:“便是在那石山……”

虞寺颔首:“正是在石山之下。”

江重黎:“……”

三峰联合小队:“……”

他们眼前浮现了之前千崖峰小队死死站在石山之上,寸步不让,如临大敌的样子,心中冒出了和虞寺之前一样的喟叹。

为什么他们当时没能再警觉一点,观察再仔细几分呢?

淘汰已成定局,却有人在喟叹之中无意抬头,“咦”了一声。

于是其他人被他的声音惊动,也向着那宝镜看去。

既然其余几峰已经淘汰,于是原本分割成了五份画面的宝镜自然合二为一,呈现出了完整的一副画面。

千崖峰小队五人一猫,还在画中。

别人出了秘境,他们拿了妖丹,却依然在秘境之中。

然而此秘境却好似并非彼秘境。

雨林依然是那片雨林,然而整个秘境空间都好似被重新排列组合了一遍,显然向前也并非是之前的路,而是会通向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某处雨林空间之中。

池南却想起了什么。

“之前看从前五峰对战资料的时候,我恰好翻阅到了一位师兄的笔记。”池南道:“是说,最终拿到了此次对战胜利的队伍,并不会立刻出秘境。秘境会自动将所有未曾被获取的灵宝区域划分开来,由优胜队伍逐一去探索,若是能胜守灵宝的妖兽,自然便可取到灵宝,若是不敌,捏了命牌再出局便是。这也算是对获胜峰的奖励之一。”

与此同时,同样解释的声音也响起在了学宫之中,有博闻多识的教习忆起此事,娓娓道来。

观战的重任本以为五峰对战到此便要突然画下中止,马上就要去写观后感了,不免各个都有些意犹未尽,更何况,这对战被千崖峰小队结束得太过直接了当,就好似一碗饭吃到最美味的一块肉时,却突然说没有下一块了,不仅没有肉,连饭都没了,还要立马下地干活一样。

这会儿听到还能再看,别管有没有能支持的队伍了,大家顿时重新来了兴致。

没有了天然阵营决定支持队伍的这一层桎梏在,大家的话茬子反而比之前更多了几分,语意之中也多了些自由和肆意。

“程师弟也太厉害了吧?你们刚刚看到他掏妖丹的那一下了吗?干脆利索果断,剑修当如是!”有人赞道:“也不知等我斩了妖后,能不能像他一眼掏妖丹。”

“你也不想想,他们当初去空啼沙漠掏了多少蛇妖的妖丹,哪有人一开始就什么都会,还不都是熟能生巧。若你真的想和他一样,之后便多接任务,多去除妖,自然也有这样的一日。”

“你们注意到黄师弟的锄头了吗?过去果然是我太狭隘,还嘲笑过他的锄头,现在看来,锄头又怎样?人家一锄头能垦地,还能除妖,又比剑差了什么呢?”

……

一时之间,千崖峰五人竟然都有了些簇拥崇拜者,还有人因为“程洛岑厉害,还是易醉更厉害些”的话题争辩了起来,除此之外,更有些人觉得橘二实在憨态可掬,可爱极了,恨不得自己也能上手摸一把它神奇的尾巴。

当然了,也有人悄悄猜测橘二究竟为何,世间修者百态,但也总是修者,这小猫咪虽然可爱,但也到底是动物。

动物若是通了神智,有了修为,便只有两种可能。

一为妖,便如那蛛妖,又如那些蛇妖。

二为祥瑞,便如昆吾山宗守山的那一位麒麟神兽。

这小猫咪……又是哪一种?

若是前一种,难道千崖峰擅自豢养妖物?

若是后一种……谁把瑞祥盛在锅里?

……

秘境之中,千崖峰小队还有些愣神。

既然已经天旋地转,几人都以为这秘境便要结束,已经在幻想千崖峰上宏伟正殿了,结果面前一转,竟然还在秘境之中。

“什么情况?”易醉左顾右盼地拧眉:“秘境出问题了吗?耍赖不想送我们出去?还是说那不是炼妖丹?”

“不应该吧?”这状况有些蹊跷,虞兮枝犹豫片刻,还是展开了自己的神识,然而神识却竟然于虚空之中碰到了些许桎梏,显然他们所处,竟然便是面前与周遭这一片割裂空间,而神识之中,不远处,更有妖物潜伏。

虞兮枝思忖片刻,侧脸看了一眼小知知,却见他似乎并没有解释什么的意思,于是提议道:“不然……先去杀一下前面的妖物试试看?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兴许处理了此间妖物,便有解决的办法。”

老头残魂却已经飞快地感受到了此方空间变化,在程洛岑体内道:“这是连环秘境,杀了这妖,拿了此处灵宝,你们便会自动被传送入下一方空间,直到你们拿了所有灵宝,杀了所有妖,亦或者认输为止。”

程洛岑奇道:“这是要送我们灵宝的意思吗?”

老头残魂有些语塞:“……送你个锤子送!这种秘境是闯关形式,且妖物就在面前,避无可避,当年有大能以这种秘境为模型,再在每一个连环空间中都再设无数陷阱,凶险无比,我曾经便差点折在一个这样的秘境里。你小子不要以为自己伏天下就很厉害了,从而掉以轻心!在老夫那个年代,伏天下多如狗,大宗师遍地走好吗!”

这话初听之时,程洛岑不免对老头描述的年代十分神往,但境界越高,程洛岑自然对修仙这一途的凶险所知越多,更何况,听他这么说多了,便自然有种免疫了的感觉。

于是老头激.情回忆当年盛况,絮絮叨叨一大堆,最终得来了程洛岑冷漠的一声“哦”。

既然除了战,便无法离开,程洛岑便已经上前,再拔剑。

虞兮枝虽然已经慢慢地在相处的过程中,接受了程洛岑也是千崖峰的一份子,自己的师弟之一,甚至有些和和美美一家人的感觉,但到底因为原书剧情,她对他总是多了两分观察。

看到程洛岑这个样子,虞兮枝不由得在心底感慨了一声。

……真不愧是龙傲天,废话半句没有,心中坚韧不拔,一个人,一柄剑,二话不说就是干!

程洛岑都已经拔剑,千崖峰小队自然便重新提起精神。

只是那锅中有炼妖丹,此物又显然有些妖气,不太方便收入芥子袋,便只能先这样放着。

可这样一来,橘二怎么办?

毕竟他们也不能确保妖兽只从正面来,万一一个疏忽,橘二遭遇袭击,又该怎么办?

毕竟他们都有命牌,橘二虽然也算是编入了千崖峰小队里,但介于“猫咪就只能是猫咪”,便当做类似于驭兽师的召唤兽一般带了进来,否则也能踩碎命牌逃生。

一时之间,几人也有些犯难。

看向五人望来的视线,橘二眨了眨眼,似是明白了大家打量中的意思。

咋?

摸的时候哎呀毛毛软软好可爱,这会儿觉得我小猫咪是拖累了是吗?

橘二不太高兴,上前两步,走到了锅旁边,微微扬起头,闻了闻空气中的味道。

就在大家以为橘二是想要守着锅,亦或是闻见了什么奇怪味道的时候,却见橘二突然张开了嘴,大喵了一声!

“喵呜嗷呜呜呜——!!”

抑扬顿挫的猫叫声回荡在整个空间之中,方才神识探得的那些妖物像是被橘二这一嗓子唤醒了一般,纷纷从密林之中苏醒了过来!

易醉叹为观止地感受着前方愈发浓郁的妖气,再有点僵硬地转过脖子,看向橘二。

小猫咪伸出后腿,歪头用后脚挠了挠自己的耳朵,眨了眨眼。

脸上写满了“让你们觉得小猫咪没用,瞧!我小猫咪有独特的吸引妖兽的办法呢!”

虞兮枝:“……”

倒也不必用这种方法证明自己呢!

珍惜安静的小猫咪。

然而既然妖兽已经闻喵声而来,便自然要先战。

程洛岑在最前,自然第一个感受到了兽潮的冲击。

踏平密林灌木呼啸而来的,竟然是头顶烛火的青紫色鸡妖。

如半人高矮的鸡带烛摇摆着身体,发出类似于公鸡打鸣的声音,然而既然它身形如此巨大,自然这声音便更加有穿透力和震慑力,尤其这鸡带烛显然喜群居,此刻这样一大片冲来,尤其显得气势汹汹。

地面因鸡带烛的向前冲跑而震动,程洛岑显然被这个样子的妖镇住了片刻,但也只是片刻。

将阑顷刻间便与人一并化作了杀入妖群之中的剑光。

鲜血迸开,程洛岑杀这妖显然也极有技巧,初时还在试探要害,在找准了其最脆弱之处后,一剑诛之,再一剑撕其骨肉,抽剑之时,便会有妖丹顺着剑气撕裂开来的巨大伤口滚落而出。

于是他杀一路,便有妖丹一颗一颗滚落下来。

如此一路杀去,程洛岑一口气竟然斩杀了数十只鸡带烛,而其他几人显然也不会任他一人在前厮杀,自是也挽剑入了战局。

只有虞兮枝对橘二稍显担心,慢了半步。

……也就是这半步,让她觉得自己对橘二的操心,都是多余的。

这猫竟然丝毫没有看锅的意思,而是微微后压身体,再如倏然起跳——

下一刻,橘二已经到了程洛岑挖下的第一颗妖丹前,抬爪拨了拨,再毫不犹豫地一口吞下。

那妖丹几乎与小猫咪的半个头一样大,比之前的蛇妖妖丹稍微小一旦,但它却也吞得毫不费力,那妖丹更像是入口即化般,并没有将橘二的脖子顶出一个妖丹的形状。

小猫伸出粉色舌头,舔了舔嘴唇,显然有些满意,却又不像是特别满意,也不知在嫌弃什么,但下一刻,它又已经跨越数米,直接跃到了下一刻妖丹前!

程洛岑且战且掏妖丹,一通操作猛如虎,再一回头,一直舔着嘴的橘二用一双金色的眸子看着他,仿佛某种无声的催促,显然他杀得还没它吃得快。

程洛岑:“……”?

虞兮枝默默收回目光,挥剑加入战局,不敢与橘二对视。

看橘二那矫健的身姿,横跳的速度,这些分明冲力极大,尖喙极坚硬的鸡带烛,又哪里能碰得到它半根毛呢?

如此一大群鸡带烛,在千崖峰众人的砍杀下,竟然不出一个时辰便都处理完毕,比起遇见人面蛛时要轻松许多。

显然,这才是这次秘境中,守灵宝妖兽的大致实力。

——还未开灵智,连小妖将都算不上,便是五峰对战中任何一队遇上,都可以相对费时却并不十分费力地与其对战,练手,积攒杀妖经验,再拿到灵宝。

橘二吃了一地妖丹,却也不是不干活,它左右闻闻,再走到某处,用爪子象征性地挖了一下。

黄梨会意再上前,用锄头敲开地面,从中取出灵宝,也没细看,就扔入了芥子袋中。

其余几人再打扫战场,检查是否还有妖丹没掏,如此一番后,再拿起装有炼妖丹的黑锅,于是场景变幻,他们再入下一秘境。

两手空空就被淘汰出局的其他四峰的人:……

看着千崖峰的人掏妖丹、挖灵宝一气呵成,就……就他妈心痛。

但凡当时他们走点别的方向,遇见这妖的,说不定就是他们,不凑石山那个热闹的话,好歹也不至于两手空空对不对!

雪蚕峰众人更是心情复杂。

之前他们对上蛛妖的时候,实在是狼狈不堪,不由得在出秘境后,还有些许自闭,怀疑自己的实力是否真的如此不堪。

如此反省许久,甚至有人神色黯淡,结果再一看,原来真正这秘境中要战的妖,是这样的实力?

四峰的人悄悄交换了一个眼神,有人偷偷摸了摸剑,有人搓了搓手。

大家的眼神中,都流露出了一样的信息。

啊……好想也去杀杀妖,掏掏丹啊!

老头残魂描述的连环秘境凶险无比,但显然千崖峰遇见的并非如此,在鸡带烛后,他们又遇见了牛僵尸一类的普通妖兽,实力实在大同小异,千崖峰几人杀上兴头,甚至还开始杀妖报数,你追我赶,变成了“看谁杀得更多”的小比赛。

也还好这宝镜没有声音,不然若是四峰其他人听到了他们的声音,恐怕又要好一番苦涩。

学宫之中,大家看五人出剑各有千秋,各有风格,慢慢也就忘了见到小猫咪吃妖丹时的震撼,变成了对五人不同剑法的讨论。

有人叹服于云卓重剑的朴实无华与平直,她显然并不会多少剑法,却总能在最合适的时机,出最直接的剑。

有人觉得程洛岑杀伐果断的剑让人心潮澎湃,他的剑带着些孤绝的意味,直入要害,能省力气的时候,绝不多出半分力气,这等技巧,在兽潮与鏖战之中,显然大有用处。

也有人痴痴看着黄梨挥动锄头,只觉得大智若愚,大愚之中,他的每一次挥动都自有节奏,仿佛能看出万物盛开,绿意盎然,又有泥土翻飞,阳春白雪,下里巴人。

不知不觉中,大家最初时对这三位出身并不多好,甚至堪称泥腿子外门的师弟妹的不良观感,都已经尽数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他们自己凭靠自己的剑和锄头拼杀而来的,来自于同门的敬重。

苦苦研究观察易醉和虞兮枝出剑的人则更多一些。

易醉到底还是太清峰亲传,出剑运剑之中,处处可见太清望月的影子,于是太清峰所有同门都看得格外认真,看他运剑轻巧流畅,也看他身形腾挪,符意纵横。

而虞兮枝更好似博众峰所长。

之前擂台战上,大家见过她战同门强敌,她出了太多惊才绝艳的剑,但在杀这些平平无奇的妖时,她却总在用似是最基础的剑法。

譬如清风流云剑,譬如太清望月起手式,一念玄符剑第一式。

有时,她还会稍停一下,再出手渡业丹剑第一剑,试着接一下四圣剑中某个剑式,再出好似更加难以惩戒的下一剑。

初时,还有人觉得她是在对待普通妖兽时,报了些随便打打的心态。

但很快,就有人体悟到了什么。

“二师姐……是在试剑招吗?”有人喃喃道,手中已经悄然比划了起来:“流云竟然可以这样出吗?我怎么从未想过?”

“渡业丹剑我也学了第一式,怎么好似二师姐出的这一剑,却格外不一样?清风后面可以接这一式?”

这人说着,心痒难耐,直接抽剑而试,甚至做好了灵气倒涌的准备。

然而颇为怪异的两剑承接下来,竟然灵气喷涌,若非旁边的教习结界开得快,险些将这走廊也斩出些痕迹来。

显然比他平时用剑时,竟然威力更大。

越来越多的人看出了此间不同,一时之间,教习手忙脚乱,想要打断,却见不断有人入定,又有人剑气奔腾,显然有所精益。

四峰弟子自不必说,紫渊峰这里的弟子,既然是选出来参赛的,修为比学宫的弟子们高出一些,也更早看出许多细节。

有峰主长老在一侧,他们初时还颇为放不开,但再多看一会儿,自然便也体会其中妙义,有人观程洛岑的剑而入定,也有人更喜云卓大开大合之势,恍然有所悟。

如此种种,秘境中人并不知晓。

但他们不知晓,总有人看到,天也会看到。

助人悟道,乃是功德,既然是功德被看到,便有细细密密的功德金光悄然入昆吾,再入秘境,最后林林总总,悄然落在昆吾众人身上。

虞兮枝俯身捡起最后一块灵宝,扔进黑锅之中。

一路下来,回头细数,竟然已经连续换了六个连续秘境。

黑锅之中,炼妖丹悄然发着妖异的光芒,另外六个灵宝也各居于一隅,灵宝上自有封印,将灵宝锁成拳头大小,只待出了秘境,解了封印,才会显露出原貌。

大家体内灵气消耗半空,颇为疲惫,却依然战意蓬勃,只待虞兮枝捧起锅,再换秘境。

虞兮枝轻轻吐出一口气,再拿起黑锅。

熟悉的天旋地转淹没千崖峰众人。

再抬眼,满身杀意、面前有清晰场景出现的第一瞬间就已经意欲举剑再战的几人,发现自己已面前竟然是紫渊峰广场。

观战众人满心感慨,见到几人杀妖,只觉得与有荣焉,此刻见他们回来,便有些好似那日迎虞寺等人从空啼沙漠归来之时的感觉。

五峰对战胜负已分,本以为便要颓然离去,没想到转眼竟然还能得一份了悟,众人自然已经将胜负扔到了脑后。

江重黎本想要问一句,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此刻,好似也已经没有了再追问开口的必要。

虞寺上前两步,正要说点什么。

却见易醉杀红了眼,扫视一圈面前同门,挑了挑眉:“嚯,哪来的胆大妖物,竟然敢化作我昆吾同门样子?!吃我易醉一剑!”

喜欢高危职业二师姐请大家收藏:(www.zuoxs.com)高危职业二师姐作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高危职业二师姐最新章节 - 高危职业二师姐全文阅读 - 高危职业二师姐txt下载 - 言言夫卡的全部小说 - 高危职业二师姐 作小说

猜你喜欢: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表妹万福千年祝祭重生之算账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冷帝毒医[综电影]选择清穿之常年失宠张庶妃失落封印拯救美强惨男二长安第一美人扬书魅影穿越种田之棠梨叶落胭脂色回到夫君少年时解怨司[穿越]教你坑死主角疗养院直播间天下男修皆炉鼎七煞狂妃六宫粉我的老公是奸佞心梗选手[快穿]穿到年代文当团宠皇后画风不对天潢贵胄江湖不像话
完本推荐: 与狼共枕全文阅读全球饥荒,我的农场能无限升级全文阅读小龙女不女全文阅读极品圣王全文阅读拼搏年代全文阅读凤临之妖王滚下榻全文阅读浪漫满日:萌妻养成记全文阅读全球高武全文阅读近身特工全文阅读大雾全文阅读镇鼎全文阅读重生之侯府嫡女全文阅读破窍九天全文阅读浴血兵魂全文阅读大奉打更人全文阅读[红楼]且听一曲将军令全文阅读雷破乾坤全文阅读桃花乱:倾世王妃太惹火全文阅读百死之身全文阅读想起我叫什么了吗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赤之沙尘警探长无敌剑神都市之无敌九万年芯片产业帝国大小姐她又美又飒基因大时代在生存游戏做锦鲤不可思议的山海重生之商界大亨首辅娇娘孙猴子是我师弟镇世武神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无敌从拳法大成开始我能升级避难所一剑独尊大恩以婚为报二进制亡者列车嫡长女她又美又飒名著世界当女配赛博英雄传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极品花都医仙都市:开局冒充外星人卖二手外星航母征服异界从游戏开始我真的只是想打铁武神主宰超神学院之异能者

高危职业二师姐最新章节手机版 - 高危职业二师姐全文阅读手机版 - 高危职业二师姐txt下载手机版 - 言言夫卡的全部小说 - 高危职业二师姐 作小说移动版 - 作小说手机站